我的澳洲打工度假教會我的事
打工度假

我的澳洲打工度假教會我的事

轉眼間2020就到最後一個月了,回首這一年六個月的打工度假之路,從一開始無助、陌生,到現在又安置好一個舒適圈XD。

對於打工度假一詞,我看過更貼切的翻譯是工作旅遊簽證,由於新聞的相關報導台人到澳洲被壓榨、當黑工、領不到錢、當台勞等等標籤貼在打工度假簽證上,出發前不免俗被問到:「Are you sure?」「這樣就少了一兩年社會經歷了!」「澳洲工作對台灣職場沒幫助耶!」

在此不去爭論對錯,只不過我會認為工作旅遊簽是比較準確的說詞,是因為在人生地不熟的國家,你要先學會生存跟溫飽肚子,才有後面的旅遊,看似是一張出國旅行又有錢賺的簽證,其實跟我從台中去台北工作沒有太大差別,甚至更困難一些(語言、文化),還有打電話給媽媽也沒沙小路用的那種困難,畢竟遠水救不了近火,更何況連近水都沒有阿~~

一切從零開始

就像我上面說的,要先能夠生存才有得玩,怕被壓榨前你該做的事是找到工作,付了簽證費可不包含幫你找到工作,這一切都需要靠你自己掃街、透過別人介紹、網路投履歷,再來還要買車找住宿,這些事都要在你預定的背包客客棧到期前安排妥當,不然錢就是一分一秒在流逝。

所以在我下伯斯機場到達背包客站開始,每天24小時除了買菜吃飯睡覺,跟男友都不停地找工作,完全沒有「哇~伯斯耶!」驚喜跟喜悅沒有掛在我們臉上大概三個禮拜。

獨立獨立再獨立,以前搬到市區讀書,都還有家人幫忙搬家、買生活用品,現在在澳洲因為地太大根本不能只騎摩托車上下班,學看車學買車;下班雖然累,還是要煮飯煮便當,因為外食很貴不可能天天買,有時候真的很懷念回家就有一桌菜可以吃,尤其看到房東太太每天都會為房東先生準備晚餐,就更想家了,不過我也因此廚藝增進,可以看食材做變化,也是這一年多一來做中學最大的成長。

試著拒絕、與不好的感覺Say NO

我總覺得自己常常不善長拒絕別人,而讓自己去做自己也不想做的事,或是明明自己感受不好,卻為了和平而選擇不說,尤其在全英文的環境,很多時候是啞巴吃黃連,有苦說不出。

不過今年在工作上發生一個小插曲,讓我不得不給自己勇氣加分一下。

由於背包客是以CASUAL的身分在工廠工作,所以常常會有輪調部門的時候,一次,我被調去的部門有一位紐西蘭大媽,全部門都是full time,只有我一個是背包客身分,大媽總是看我不順眼似的,我主動問問題她不教我、走道很小不說借過、不小心站到她的位子還會兇人,我都想說算了,不理她就好了。

就在她拿走我的箱子時,我忍無可忍告訴她:This is my carton,她竟然用丟得還我,氣得我直接把箱子撿起來再狠狠在她面前摔回去,告訴她Don’t bully me!

讓我沒想到的是,她竟然會怕,狂跟我道歉,還把地上的東西撿一撿,以前我一定會氣到哭,但這次我不但沒掉下眼淚,還狠狠的瞪著她,全身因為太生氣而發抖著。

原來說出來也不會怎麼樣,不用覺得愧疚或不好意思,也不需要當個好好先生、好好小姐,只為了求他人開心、卻自己受委屈,重要的是自己才是人生負責人,任何選擇都要是自己可以承擔的結果。

面子不值錢,要從更宏觀的角度看待事情

整整一個禮拜我都沒收到仲介的電話要我去上班,可能因為不忙,可能因為我之前常常拒絕太晚的班次,不會開車的我又嫌轉搭交通工具需要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太麻煩,就這樣像坐入冷板凳般被冰凍,起初我都無所謂,但回想初衷就是想來存錢,總不能只讓男友獨自奮戰吧。

鼓起勇氣,打電話給仲介,求一個工作。

掛完電話剎那,一股委屈從我雙眼滑落,我突然意識到我從來就是個不會低頭的人。

與男友有爭論,我會堅持立場到底;與同事有嫌隙,我寧可少一個朋友拍拍屁股走人,我以為最好的方式是不讓自己看起來像個弱者,殊不知我一點一點自以為建立起來的高牆如此脆弱。

從銀河系看地球是多麼小,地球上的人與人之間又是多麼渺小,明知如此我們卻常常對一件極為微小的事物在意、煩惱甚至執著。

男友說道:「妳從來不道歉,後來我也學會了隨便道歉,反正妳高興就好。」

我噗ㄘ笑了出來。

原來男友的道歉背後藏著這樣一句,「妳以為我真的在跟你道歉嗎?我只是站在更宏觀的角度講這句為了達到結果的道歉。」

所以我也只是為了拿到工作才打這通電話。「你以為我真的在跟你求工作嗎?ㄘㄟˋ我是要錢而已啦!」聽完男友的開悟,我心裡那股委屈瞬間飛走了。

調整人生SOP

四分之一危機人生,是我在網路上看到的名詞,指在25歲-35歲時期會產生的危機感,來自職場、健康、貧富等焦慮。

這焦慮的情緒讓在澳洲的我最為有感,不過我也慶幸在慢步調的澳洲能梳洗我的現狀,重新檢視我的思緒。

我認識了很多人,別的國家能夠來澳洲打工度假不像台灣申請容易,需要考試需要很多資金,即使年紀快超過打工度假門檻,依舊想來一探究竟,體驗國外的生活。

也認識休學一年來打工度假,只是因為不知道要選什麼系;還有在澳洲努力十年只為了留在這裡的台灣人。

西班牙女孩告訴我,以後回西班牙開個餐館,和家人一起工作,是她的夢想。

英國女孩告訴我,我之後還要去紐西蘭打工度假,然後再回到家鄉,當個心理治療師。

雞肉工廠的資深同事,一個比一個待得久,我真的很驚訝,這枯燥的工作怎麼有辦法日復一日、年過一年。

我一直想找到一個正確的答案,但我發現這答案就是做自己開心的事,做自己相信的事。

不知道自己要什麼,總知道自己不要什麼吧!就像我曾經做過快剪店,我就知道我未來絕不可能再回去,因為我不喜歡一成不變,雖然有穩定的薪水,但我會不快樂、會感受到痛苦。

也因為看了很多相關書籍,又同時生活在每天面對新事物的環境,甚至開始嘗試冥想,平靜內心,讓我對未來的規劃不再侷限,不再害怕不照著跟別人一樣的路我會跌到萬丈深淵,我也相信現在的一切視野會給我養分,讓我自己帶領著自己,走在屬於我的道路上。

文章實用,歡迎分享

喜歡文章,歡迎分享

有任何問題與建議,歡迎留言給我,穴穴你!

嗨我是Cora,目前帶著剪刀走跳澳洲打工度假中,分享澳洲生活、利用gap year自我學習的內容。( 帶著剪刀是因為我會剪頭髮 XD)

留下一個回覆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